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莲染。的博客

回望处。鹤舞心翔。无琴有歌,三眼三境观世界。 再此中,千般姿态,燕剪扶风.

 
 
 

日志

 
 

为君歌曲易水寒,莫问归燕还不还  

2007-08-24 14:06:49|  分类: 自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有人说,好男儿饮酒,当鸣金震鼓为乐,以夜光杯、斟葡萄酒,一饮而尽。
如此饮酒如饮敌酋血,方得醍醐灌顶三味,慷慨西风之快哉。
才更不枉来世上走这一遭的气魄。

但纵然是这般如诗如火的痛快豪情,放在燕归人身上,倒总觉反有些做作了。
似乎,他便只适合沽一壶最烈的二锅头,而后或是就在最粗陋的路边酒棚,或寻个平坦无人处与你席地相对坐了,把手就着坛子,一大口一大口的灌下。
这时会有一阵风卷起他的披风,于是,便有热火一般的东西,随了你咽下喉头的酒液,在你整个身体与血液里开始流动。
他,就是这么个又不精致,又无情趣,甚至是有些粗豪的汉子。

相信很少人会喜欢初出场的燕归人。
幽冷洞中,对着一具冰冷尸骸半痴不呆的说着疯话。
更为了那具早已作古的尸体强占水晶湖,杀害无辜的杯中仙与雪狮儿。
不顾真正需要救助的伤者死活,连少艾想要入湖疗伤也是做足了种种功夫。
一个霸道得近乎蛮横的男子,整天活在自己编造的世界里,做着自欺欺人的美梦,全然不顾会为他人带来多少伤害和痛苦。
那样的他,实在很难让人对他有什么好印象。

然而上天是厚爱他的,送给了他两个可爱的朋友,西风和鹿王。
这两人,尤其是西风的来到,宛如一把小小的锤子,逐渐的,慢慢的敲开他那坚硬而锋锐的外壳,于是,其中那柔软而温暖的内在,便开始一点点的展露人前。
而我们开始慢慢看清楚,什么,叫做侠骨柔情。

余晖下,徐徐如生的绝色容颜安静的卧着,水晶湖的涟漪波光,和晚霞的颜色一起倒影在她面上。
似乎便呵气大了些,也会在下一秒融化不见般的精致无暇。
高头大马的男子,站在她的身旁,眼中有看尽一天一地的温柔,却再无执着不醒的沉沦。
“对不起,因为我的自私,耽搁你太久了。”
“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从此,我将遗忘你的容颜。”
然后,取出维持尸体容颜的凝碧宙。
棺中红颜成白骨,过往种种譬如昨日死。
而棺外,一个真正的燕归人活了过来。
一场无声无息的生死两重天,完成了交付。

他没有素还真的辩才无碍,没有谈无欲的布局无遗,更别提一页书笑尽英雄的超然。
在他心中,只知道,男子汉,有所为,有所不为。
平生但求一快,全尽恩义二字而已。
无论他与羽人的友情,或是与西风的爱情,都是相当令人津津乐道的佳话。

苏醒后的燕归人,第一次对战的,便是阻止为孤独缺之死神志不清,疯虎般杀入罪恶坑的羽人。
一开始,准备请托他出手的鹿王还恐怕他不肯襄助,在旁边敲边鼓,吹法螺,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看似近乎不着边际的话。
而他却只简简单单一句丢来:“好了,我又没说我不去。”
其实细数起来,他何必要为一个当时全无交情的羽人如此费心劳力?(认识也只限于为了争夺水晶湖而交手过而已,仇算起来倒还有几分。)而他之所以如此冒当时天下之大不讳襄助羽人,所为的,应该也只是答谢鹿王兄妹将他从沉睡中唤醒的情义。

再见羽人,是在练娥眉的安排下,由素还真指导两人培养刀戢勘魔的默契。
没有一言半字,两人的手伸出,握紧。
在瞬间,他们已经建立起一种只有真正的男儿与男儿才懂得的无言友情。
对坐共饮,他担忧的问在短短时日中痛失恩师挚友的羽人。
“你真的可以放下?”
因为他是同样尝过那样的椎心之痛,所有重要的人皆弃自己而去,天地间空茫一人。
所以他担心他会如同过去的自己一般沉溺伤痛,一蹶不振。
而羽人却回答:“我非是已经放下,而是肩上的担子太重,不容我倒下。”
看着羽人那哀伤却沉静的面庞,他再也不说什么,两人继续相对而饮。
吞下的口中的,是灼人的酒液,也是情同手足的无声关怀。
事后两次的多人联手面对诸多强敌,默契之强,情义之重。真可谓“倾盖如故,生死之交。”

燕归人的一生中,两个完全截然不同的女人却占了相同重要的地位。
一个是温柔婉约,身份高贵的珠遗公主。
一个则是英姿飒爽,出身江湖的西风小妹。
这两个看似天渊之别的女子,却都对这个男子付出了浓厚而深重,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的爱。
和珠遗公主的故事,我们只能从《梦醒江湖》那首MV中有个大致了解,但他和西风这对欢喜冤家一路走来,他们的故事,却是尽收眼底的。

倔强可爱的西风小妹,读出这个不擅言辞,粗枝大叶的男子愚直面貌下最真诚,最柔软的心。
陪他喝酒,陪他冒险,看他从往事中振作,与他携手江湖。
他们两人和那传统意义上的才子佳人那是半点扯不上关系。
但他们本可成为一对同样磊落光明,义薄云天的天涯侠侣。

“我爱你”这样深情款款的甜蜜情话,估计燕归人是永远说不出口的,但又有什么人能说得比他更加动人?
为了珠遗,他可以独守漫长的孤独时光,只为做一个情愿永不醒来的梦。
为救西风,燕归人更是力闯翳流。
一把孤问,一身单骑。却如入无人之境。
他看不到阻挡他的人山人海,看不到森森透骨的刀山剑海。
他看到的,只是心中所爱之人的安危与全身而退。
即使伤痕累累,即使气力空竭。
依旧不顾一切的送走西风,只身强撑面对身后的如山追兵,独守断桥不肯退让半分。
纵然再怎么的不擅言辞,纵然再怎么的憨直愚鲁。
但世上还有什么公主骑士的神话,能比他诠释得更加真切实在而惊心动魄?

可是如此的同生共死,如此的情深不悔。
他却依旧可以放过错杀西风的宵。
只因为他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过去的影子,他不忍心再让一个做梦的傻子梦碎。
但是当他收枪转身,大踏步走开的时候,但凡有心有情之人,有几个会不为他心中那份难言之伤感触良多?唏嘘不胜呢?
人说最难消受美人恩,但为何到了你这里,这个难字却不是难得的难,而是难受的难呢?
那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似乎注定了这条江湖路一世孤单。
但无论珠遗还是西风,相信没有哪个红粉胭脂会后悔为他付尽柔肠。

燕归人的武戏,一直是公认极有个性而色彩鲜明的。
首先,伴随着气势磅礴的音乐响起的,是拖曳在地,划出冷冷之声的枪戢之声。
那种单纯而直接的节奏,往往会立刻轻易吸引住所有正在生死相博的对手不约而同的侧目注意。
然后,充斥他们眼帘的,会是一抹飞扬的红色披风。伴随着几乎没有高低起伏的低沉嗓音,孕育着无人敢忽视的豪侠英武之气。
颯風沾、問途寒,誰與共飲,誰敢擋關?燕戟歸命人、不、還。
当最后三字吐出时,只见他一个震臂扬手,屈步成弓。神叹几欲脱手而出般呼啸指天,空中阵阵劲气流动之声轰鸣震耳。
一人当关,万夫难敌的战神气概,顿时跃然眼前。

在他一生所对之敌中,阎魔旱魃、狂龙一声笑、北辰元凰、六祸苍龙。
哪个不是让天下人人谈之色变、胆战心惊的绝顶高手?
但燕归人无论面对何等强敌,都坚持着那份宁死不退,宁死不降的气魄。
全无半分胆怯懦弱,畏缩不前。
虽然他杀北辰元凰时,那短短一句“你惹怒我了”看得无数人心头发寒生冷。
但这个汉子确实是用他自己的方法,诠释着一个最直白、最单纯的江湖。
瓦罐终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
入了这个江湖,又有谁可以逍遥自在,随心来去呢?

他不需要懂得元凰有怎样的雄心壮志,他不想要去了解元凰一生三起三落历尽坎坷。
他只知道他让自己很多珍惜的人受到伤害,面临危险,这样就足够。
PS:碎碎念一下,小凤凰死的时候,那种心情真的就是传说中的“看着儿子和女儿打架”,手心手背都是肉啊。(保证没有同人CP的意思,大家了解心情就好,笑~~~)
正如苍云山下,面对当头一枪,万钧无匹之力当头砸下,权倾天下的祸龙难以置信的满面震怒、不信与屈辱。
“你敢让朕下跪?”
“你跪的不是我,是你对不起的人!”

是啊,禁武令也好,六祸本人也罢。会造成多大的神州血劫,红祸横流又如何?
燕归人多次面对无数高手同样也可全身而退,安然无恙。
完全有自保能力的他大可对这一切袖手旁观,不闻不问。
谅来除非六祸那等级数高手,鲜少有人能奈何得了他的吧?
而已经君临紫耀皇殿的六祸苍龙,相信若非必要,也不会冒险抛下手中各路大敌,针对一个只身单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燕归人才是。

而他甘冒奇险,重出江湖,是为了对抗肆虐中原的魔祸浩劫。
对抗六祸的禁武令,也是在一度观察、观望后,确信这个皇朝根本不可能带给百姓平安喜乐。
才毅然担起协助素还真的重任,出生入死,甘为前驱。
只因为他曾经对一个女子有过承诺,不管如何,也要保护她挚爱的家园。
为了完成这个对已死之人的诺言,这个大江中最骁勇的斗士从不介意用用生命为代价,

从他再出那日开始,一直被某些预言困扰的我,可说战战兢兢的为他担心到最后。
血雨交加中,六祸苍龙的穿心一掌,更是让我连心都揪紧的一般。
屏息着,小心翼翼的张大双眼,听着自己的心跳。
事先看过预告,明知他还会张开眼睛,明知他还有最后一博。
但我也同样知道,这次,是真的“人不还”了。

重伤摇晃的身体,流了满身满脸的血液。
却看不到丝毫濒死之人的无力颓然,而是豁出一切的决然领悟与不屈胆魄。
绝世名招燕翱翔再现,孤问呼啸,旋转激荡生风。
顿时叫千军辟易,令天地折腰。
其实单打独斗论武功,他是多半高不过以往那些强敌包括六祸的。
但正是这份虽千万人吾往矣,不屈不折的勇武气魄,才真是让人心生敬畏。
这我心中,仅有乔锋的绝世风采可堪比拟。
这一仗,他或许输掉了性命,但谁是真正的赢家,相信各家自有评说,笔者也不想再多言了。

人说到了生命的那一刻,会如同走马灯一样看到平生历程。
而接下来,果然有流水般的画面,在屏幕上涓涓淌开。
爱过的所有人,遗憾也好,伤心也好,都如数家珍。
“曾经,我找寻活下去的意义,我得到过,我失去过,现在,这已经不重要。”
是啊,本就不重要了。
只因你来过,活过,爱过。
你来得完整,走得更完整。

“局中笑叹众生痴,局外谁人不成狂?”
现在回想,叫众人撤退的那刻,他的生死,就已经做好置之度外的准备了吧?
只为成全还在有人等他归去的汲无踪?
只为无愧你对所牵挂之人的承诺?
我不知道,但好儿郎本就多轻生死,想太多,倒也是矫情了。

这个江湖,有你,方让人知道它是多么可爱而真实。
你去了,只留一抹猎猎飞扬的大红披风,燃烧着某种可以让人全身发热的东西。
而我只想就着这股冲动,为你斟一壶烧口得紧的二锅头,唱一曲易水寒。
然后轻轻的说句。
燕子,莫归了~~~~

 

 

以上。

私自转于屏中的上官星际。非常抱歉。还没有通过申请就搬了。拜托先让我放几天就撤。

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